《国王游戏》校园版大逃杀?勾心斗角来赌命

2020-06-10 1273
《国王游戏》校园版大逃杀?勾心斗角来赌命

那栋公寓就位于埼玉县的住宅区。木造2层楼的建筑、奶油色的外观、髒污的墙面被室外灯照亮着。

不知道屋里的人是否睡着了,窗户没有透出半点灯光。

咚咚咚,上楼的声音传来。一个手上拎着便利商店塑胶袋的中年男子出现了。男子一面警戒四周,一面从裤袋里掏出钥匙。

把钥匙插入钥匙孔打开了门,穿过一道狭长的走廊后,走进一间房间,伸手按了一下墙上的开关。

发出轻微的声音后,天花板的灯光啪的一声亮了。

房间约有六张榻榻米大,窗边摆着一张木桌。桌面上放着一台笔电和银色的手提箱。箱子是打开的,里面放了几根试管,和一个金属製的黑色盒子。

男子坐在桌子前面,打开笔电的开关,喀啦喀啦地打起键盘来。

「……就快了……就快完成啦。」

乾裂的嘴唇浮现着笑意。

「香铃大人,请在神圣的世界看着吧,我就要改造这个世界啦!」

男子的视线移向套在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戒指的正面刻着一个正三角形组成的图案。

「我等再生……永不灭亡。世界将归于和平……」

此时,木质地板发出叽轧声。男子回过头去,看到一个人影就站在那里。

「你……你是从哪里进来的?」

男子想从椅子上站起来时,脖子却被人用刀子刺入。赭红色的鲜血瞬间喷出,把男子身上的毛衣染成了红色。

「啊啊……」

男子的眼睛睁大到极限,整个人趴在地上。黑影跨过痉挛不止的男子身体,直接走向笔记型电脑,其瞳孔映出了笔电的萤幕,上面显示着奈米女王的程式。

游戏规则

1 全班同学强制参加。

2 收到国王传来的命令简讯后,绝对要在24小时内达成使命。

3 不遵从命令者将受到惩罚。

4 绝对不允许中途退出国王游戏。          

完毕

赤池山高中2年A班班级点名簿

1 伊藤由那(Itoh Yuna)

2 岩下樱(Iwashita Sakura)

3 奥园未玖(Okuzono Miku)

4 押井武(Oshii Takeshi)

5 小野寺由美(Onodera Yumi)

6 神冢苍太(Kamitsuka Souta)

7 城户宗介(Kido Sousuke)

8 熊谷佐登志(Kumagaya Satoshi)

9 小岛理子(Kojima Riko)

10 笹原花音(Sasahara Kanon)

11 佐佐山梦斗(Sasayama Muto)

12 清水乃爱(Shimizu Noa)

13 白川伊织(Shirakawa Iori)

14 铃木若叶(Suzuki Wakaba)

15 添田爱(SoedaAi)

16 高桥星也(Takahashi Seiya)

17 竹冈纯一(Takeoka Jyunichi)

18 鹤见四郎(Tsurumi Shiro)

19 中岛阳平(Nakajima Youhei)

20 永山时贞(Nagayama Tokisada)

21 野野村孝明(Nonomura Takaaki)

22 滨谷洋二(Hamatani Yohji)

23 林英行(Hayashi Hideyuki)

24 藤原诚一郎(Fujiwara Seiichirou)

25 前田美树(Maeda Miki)

26 牧村奈留美(Makimura Narumi)

27 松崎风香(Matsuzaki Fuhka)

28 松永龙司(Matsunaga Ryuji)

29 丸井阳子(Marui yoko)

30 南百合子(Minami Yuriko)

31 村冈阳菜子(Muraoka Hinako)

32 雪原久志(Yukihara Hisashi)

导师 岩本和幸(Iwamoto kazuyuki)

命令1

佐佐山梦斗正走在一条两旁种满麻栎树的小路上。清晨的阳光穿透林木间的空隙倾洩而下,在他的制服上留下斑斑点点的影子。附近没有别人,只有林间的鸟儿啾啾地叫着。

梦斗停下脚步,抬头眺望。蜿蜒的石板路另一头是开满红叶树,缤纷多彩的小山。山的前面,就是梦斗正要去的赤池山高中。

「被大自然包围是很不错啦,可是,以后每天都得爬这段坡道……」

叹了一口气后,梦斗继续往前走。

梦斗昨天才刚转来埼玉县的这所赤池山高中。在4个月前发生的那次国王游戏中,高中生的人数一下子锐减到只剩下数万人,而且大部分都集中到大都市就读。

不过只要提出申请,还是可以分发到指定的地方学校上课。梦斗因为母亲生病的缘故,提出了申请。从东京搬到祖父住的这座小村子,就是希望能够边上学,边照顾生病的母亲。对于照顾母亲的工作,梦斗并不觉得吃力,反倒是转学所带来的生活变化,令他倍感压力。

梦斗想起昨天,也就是转学第一天发生的事。早上向班上同学做自我介绍,顺利地度过上午的课,到了午休时间,班上有几名同学过来跟他打招呼,但是都没有多聊。

结果第一天连个朋友也没交到,就放学回家了。

「转学的第一天,大概都是这样吧……」

随手拨拨前额捲起的头髮,踩着沉重的脚步,继续在通往学校的坡道走着。

「嗯嗯,过几天,应该可以交到朋友吧……」

正在嘀咕的梦斗突然停下脚步。就在前面堆积着落叶的道路上,站着一名少女。

少女穿着赤池山高中的制服,半长的头髮上沾着几片落叶,似乎站了好一段时间。看到少女露出的些许侧脸,梦斗诧异地半张开嘴。

──是伊藤……伊藤由那。

少女是梦斗的同班同学。因为她的座位就在梦斗旁边,所以梦斗记得全名。

──她在那里做什幺?怎幺从刚才就站着不动?

由那抬着脸,凝望坡道上方的赤池山高中。粉樱色的薄唇紧闭,拎着书包的手好像在微微地颤抖。

梦斗抱着紧张的心情,上前打招呼。

「嗨,早安。」

对于梦斗的问候,由那没有做出回应,依然直挺挺地站在原地,眼睛直视着坡道上的教室大楼。

「伊藤……同学?」

梦斗偷偷看着由那的脸。前一刻彷彿静止不动的时间,突然启动了似的,由那开口出声:

「哇!梦、梦斗同学?」

由那睁开皎洁的大眼睛,往后退了几步。白皙的脸颊瞬间泛起红晕。

「你怎幺会在这里?」

「为什幺?去学校不是要走这条路吗……?」

听到梦斗的回答,由那的脸比刚才更红了。

「说、说得也是。哎呀,我真是的,到底在说什幺?」

「伊藤同学,妳在做什幺?好像从刚才就一直站在这里。」

「叫我由那。」

由那伸出食指,左右摇晃着说。

「岩本老师不是说过了吗?在我们班上,大家要互相叫名字,不要叫姓氏。」

「啊、对喔。可是,为什幺要大家互相叫名字呢?」

「为了培养同学之间的感情啊。叫彼此的名字,可以增加友情和彼此的信赖感。嗯嗯,这是从2个月前才开始的。」

「2个月前?」

「嗯。说来话长,因为我们班上……」由那的表情突然一沉。

「我问你……梦斗,你觉得我们班怎幺样?」

「咦?怎幺样?很正常啊。」

「是吗?也难怪啦,你才刚转来而已。」

由那嘟着嘴,叹了口气。这个动作引起梦斗的好奇。

「我们班怎幺了?」

「哎呀……没什幺啦。只是对我而言,并不是令人开心的地方就是了。每次爬这条通往学校的坡道,总是要花不少时间……」

说完,由那用手拍了拍从格子短裙露出来的小麦色大腿。

「嗯嗯,今天也要加油才行。走吧!梦斗。」

「喔、嗯嗯。」

由那和梦斗迈开步伐,继续往学校走去。沿途,由那愉快地跟梦斗聊着天,看起来活泼开朗,跟刚才的样子完全不同。

──简直判若两人。

儘管梦斗觉得由那的态度不自然,不过两人还是一起走过落叶纷飞的校门。

一打开位于三楼的2年A班教室门,就看到自己桌子前面站着一个戴眼镜,绑着辫子的女生。大概是听到有人开门,少女匆忙地从梦斗的位置离开。

梦斗发现自己的桌上面摆着一个小花瓶,瓶里插了几支白花三叶草的球状白花。

「啊!这不是我放的喔。」

戴眼镜的少女连忙挥手否认。

「我进来教室的时候,就已经放在这里了。」

「可是,为什幺妳会站在我的桌子前面……」

「那是因为……」

少女支支吾吾地躲开梦斗的视线。一旁的由那叹了口气,走到梦斗的桌子旁边。

「妳也真是的……现在这里已经是梦斗的桌子啦。」

由那把花瓶拿到教室前面的讲桌上摆着。

「嗯嗯,这样就OK了。呃……梦斗,这位同学是图书委员村冈阳菜子。你大概还没办法把人名和长相联想在一起吧。」

「啊、嗯嗯。请多指教。我可以叫妳阳菜子吗?」

梦斗这幺问。阳菜子点头同意。

「嗯嗯,反正这本来就是我们班的规矩。」

说完,阳菜子离开梦斗,走到靠窗户那排的第一个位置坐下。和由那不同,阳菜子似乎不想和转学生梦斗有更进一步的交谈。看着坐在位置上,等待上课的阳菜子背影,梦斗不禁露出苦笑。

—看开点。会和刚来的转学生打成一片的人,本来就不多。

梦斗把书包放在自己的座位之后,走到窗户旁边。往下看去,正好看见几名班上的同学往教室大楼走来。

「今天只有我们班要上课,所以来学校的学生很少。」

不知道何时来到身旁的由那,表情落寞地俯视着学校中庭。

「1年级和3年级都去镇上义务打扫了,2年级只剩我们这一班而已。」

「我们不用去义务打扫吗?」

「我们班上星期已经去过了。被派去赤池山捡垃圾。」

「妳说的赤池山,就是学校后面那座山吧?」

「嗯,是啊。标高311公尺,山顶上还有个小池子。」

「难怪,山的名字里面有一个『池』字……」

梦斗转头看向面对赤池山的走廊。

「可是,为什幺会叫『赤池』呢?」

「因为以前的传说啊。据说古代有一名战国武将,杀死了一条在山里兴风作浪的大蛇,大蛇流出的血聚积成了一滩池水。」

「大蛇的血啊……」

「那只是民间传说而已,我才不相信有大蛇的血多到可以聚积成池呢。儘管这阵子,现实生活中的确出现了不合常理的生物。」

「妳是指……CHILD?」

「没错,就是CHILD。」

由那的眉毛稍稍动了一下。

「国王游戏和CHILD的骚动已经害死了好几百万人,现在北海道还在封锁中,实在是太可怕了。」

「幸好CHILD已经被消灭,而凯尔德病毒虽然还存在于北海道倖存者的体内,但是政府已经宣布解除威胁了。」

「希望这是样……」

说完,由那的嘴抿成一条线。

「由那……?」

教室的门突然打开,几名同学陆续走进教室。

「啊、我是今天的值日生。待会见啰,梦斗。」

由那慌慌张张地回到座位上,开始写日誌。梦斗也走回自己的位置。随着上课时间的接近,原本空蕩蕩的座位,一下子就坐满了。

上课钟一响,级任老师岩本同时走进教室。岩本刚满30岁,教的是体育,个头高大,脸长长的,五官的轮廓像雕塑一样鲜明。

「早安!大家快回座位上坐好!」

岩本站在讲台上,眼睛来回看着班上的学生,最后落在梦斗身上。

「喔,转学生也準时来啦。中途没有迷路吗?」

「没、没有。因为只有那条路。」

听了梦斗的回答,岩本露出雪白的牙齿笑着说:

「因为这里是乡下,所以不可能迷路是吗?不过,乡下生活也有很多都市比不上的趣味喔。」

「趣味?」

「是啊,例如爬山。从我们学校后门走出去,就可以爬山了。」

「比起爬山,我还比较想去逛109百货呢!」

一名女学生举起手对岩本这幺说。其他学生也跟着开始七嘴八舌地聊天。

「这主意不错。下星期天全班一起去东京玩吧,都市比乡下要好玩多了。」

「我也要去。我想买游戏软体。」

「其实是想买色情游戏吧。」

「讨厌!色鬼!」

「才不是呢!我是要买动作游戏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